好茶.The Story of a Wizard(1)

喜闻乐见的子耀(?)与英先生


偏童话向


欢迎阅(tiao)读(keng)






-----------------------------------------------------------------------------




1      


      


       王耀觉得自己现在的处境不能再危险了。


      


       看呐,他现在正被放置在一把高高的木椅上,以至于他短小的双脚根本着不着地,而跳下去的后果光是想想就觉得很惨很痛————这简直就像一个没有围栏的却依旧能困住人笼子,尽管他不能被称之为人。而最最糟糕的是,一个有着一头金毛与一双绿幽幽眼睛的的人类正在厨房里乒乒乓乓地捣鼓着,那不时传来的声响仿佛是死神镰刀的银刃与地面摩擦而刺出,每一声都提醒着他:他的时日不多了。


       噢,老天爷,看在我向您这么真诚地祈祷的份上,求求您让我看起来不那么好吃吧!这样那个高大的人类或许会宽容地放过我。王耀双手合十,学着他的曾祖母平日向神佛祷告的样子。他依稀记得曾经曾祖母给他讲述”外界”故事时的神态,永驻青春的美丽容颜上一如既往的慈祥,与他一样的琥珀色眼睛里却是少有的认真与严肃—————


      “记住,人类不可相信。他们会把你抓起来,撒上香料,然后吃掉。”


        曾祖母低头像是要让他害怕警觉起来似的猛地一靠近,髻上牡丹花簪的流苏轻轻晃动,就像他真的如曾祖母所希望的那样因害怕而加快跳动的小心脏。


       眼见着那个人类就要出来了,王耀在心中加快祈祷的速度,幼小的身体开始表现出明显不安的扭动,这让刚从厨房出来的亚瑟很是无语。


       好吧,他是看他可怜才捡回了家准备让这个孩子看起来好些,可谁知道这个小家伙的想法那么奇怪,吃了他?哈,当他是怪物么?。亚瑟回忆起第一眼看到王耀时的情形,那是在自家后面的小树林里。当时王耀躺在一棵杂草丛生的树下,他身上只盖着几片宽大的叶子,那或许就是他最好的毯子了。亚瑟犹记得那张因被几颗草尖瘙痒到而皱起眉的小圆脸,有那么一瞬间,心中像是有什么东西被软化,他就鬼使神差地将那个鼻子也被痒到打了一个喷嚏就醒了的孩子领回了家,尤其是那双琥珀色的眼睛无辜而又天真地看着他,带着刚睡醒的松散而又疑惑的语气开口叫他“先生"的时候。


      但事实上,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小家伙除了睡着与刚睡醒的时候有那么一点可爱,他一清醒可就变得吵极了。


      在小家伙开始朝他惊呼"你是人类?!“的时候,嘴里就不停地念叨着什么我不好吃的请相信我这是真的。多么可笑的说法,那语气就像在说他亚瑟·柯克兰不是人一样,怎么听都不对劲,难不成是那小家伙不是个人?怎么可能,那就是一副普通小孩的样貌,除了出现的地方不太对罢了。或者说........他看起来很可怕?


       ”好了,耀。我不会吃你——嘿....没错,没错......这是我第五十五次保证!到底是什么让你认为我会吃小孩的?!“亚瑟忍无可忍地喊道。


      这下王耀总算安静了。但他的肩膀还在不停地颤抖着,身子一点一点往椅子后缩。


     ”呃.....Well...再往后退椅子可就翻了。不用担心——我不会往你身上撒茴香、胡椒粉什么的——我没有吃人的习惯——放心,放心.......“亚瑟开始人生第一次如此哄小孩的经历,简直就像个为了孩子焦透了心的老妈子。诚实地讲,这是他第一次带这样子的孩子,难免有点手忙脚乱。亚瑟懊恼地想到:噢,上帝,我刚才吼什么呢?他只是个孩子,一个可怜的孩子。


      


         ”你、你确定?先生?“王耀停止就要让他摔个痛快的行为,不怎么确定地问到。




        ”十分确定,耀——第五十六次向你保证。“亚瑟一手揉揉太阳穴,“这是你的饭。我猜想你应该是饿了。“想到路上王耀一边说着让亚瑟不要吃他,一边响起了他自己肚子"咕咕"的叫声,亚瑟就快忍俊不禁,他的的另一手将手中端着的盘子放到桌上,推到王耀所对的方向,“还有,你可以叫我亚瑟。”


       王耀试探性地坐正,见确实没什么事后,歪了歪头:“人类亚瑟?还是亚瑟先生?”亚瑟瞧到王耀终于放松的样子,为自己松出了一口气。


       ”就是亚瑟。如果你很愿意被人抓去吃了的话,最好不要加‘人类’这个词。“


       ”承认吧,先生!你还是要吃了我!!“王耀忽然又变得惊恐起来,声音几乎要刺穿亚瑟的鼓膜。


       亚瑟拉开就近的一把木椅,认命似的趴在桌上撑住自己的额头:”停止你毫无可能的想法,事实上,我是在给你准备晚饭,就是你面前那玩意。“


      似乎“晚饭”这个词最终夺走了王耀的注意力,他低头看了看那盘子里的东西,揉了揉眼,又使劲儿眨了眨。这就是人类的食物么?和曾祖母说的像黄金一样的蜂蜜面包以及散发着黄油香味的小牛排很不一样,这种颜色真是非常非常特别.......王耀对他面前的食物产生莫名的敬意。看呐,我就要尝尝人类的食物了,这个经历可不一定每个族人都会有。这么想着,他用叉子小心地插起一块,谨慎地放到嘴里慢慢咀嚼。


      


       “......真的....很难吃么?”不知什么时候将头从阴影中解放的亚瑟又落到一个打击。虽然他的手艺被一些不懂其中精髓所在的讨厌家伙称之为“吃了一口就会让路边的乞讨者意识到自己从垃圾堆里翻出来的是何等美味”,但他还是期望眼前的小家伙会露出可爱的幸福笑容——而不是现在这样略带扭曲而又奇怪的表情。


      “不.....味道很神奇.....”王耀一脸怪异地咽了下去,之后他看起来稚嫩的脸上露出认真而又崇敬的面容,”我不知道用什么词才能将我的感受完完整整地表达出来..........”


       他是觉得好吃吗?是这个意思吧?是这个意思对吧?对吧?亚瑟仍存期盼地看着王耀,翠绿色的眼睛闪烁着光亮。


       “唔....我想我明白你为什么不吃我了,亚瑟。”王耀抬起头,脸上是知道一个谜语的谜底般的得意,“因为你的食物很厉害,有一种让人吃了就不会再继续想着吃的法力。要知道,我的族人拥有各自的法力,但他们还没有一个,会拥有这样的力量。曾祖母常常说我得不要总想着吃什么,因为这会使得她也会开始做同样的事的。我说的对么,亚瑟?“王耀笑起来,然后无辜地喊道,“但是,我想我的舌头很需要一杯水,一杯清澈的水,非常———非常———需要!”


        亚瑟面无表情地看了看这个还不知道自己到底说了什么的小家伙。所以你说了那么多就是为了一杯水么?这样想着,亚瑟有点气闷,但与一个孩子赌气可不是什么有教养的行为。


       待他看到王耀喝完水后那一脸轻松的表情,心里开始自问,他到底是为什么会把这个小麻烦带回家的?真是个神经过敏而又挑剔的孩子,给做吃的竟然还嫌弃?!嫌弃?!明明他吃着就一点都没问题!啊,他一点都不觉得伤心,真............好吧还真有一点。


      “亚瑟?”王耀擦了擦嘴后奇怪地看着盯着他的人,他反悔不吃我了么?不不不,我一定不能再落入这样的危险,啊,对了,亚瑟的料理!


      “还有什么事.....”亚瑟因着未恢复的心情随意地应着,下一刻金属的冰凉与他熟悉的味道在口中蔓延,而他眼前是王耀放大的微笑。愣愣地嚼完口中的食物,亚瑟将王耀从攀爬着的危险动作中解脱,将他抱入怀里,随后狠狠地揉着王耀的头顶,他的耳根处却可疑地被染红。


      ”哇啊!亚瑟别揉!我会长不高的!“王耀挥舞着手中从亚瑟口中拿出的叉子,银光闪闪的尖头部分让亚瑟不免汗颜。按住王耀细小的手臂,他轻轻咳了咳声:”如果不是我及时,你恐怕连长高的机会都没有了。“


      ”才不会!曾祖母说只有人类吃了我,我才会死呢!“王耀反驳,他仍继续挣扎着。


      ”你曾祖母?我觉得她说的很对。“原来这就是她告诉他的么?去同那位老人家交流交流或许是个不错的主意,等等.....我怎么能随意去打扰一位老人家呢?即使她把这个可爱的孩子变成了个小麻烦。


      ”噢,你终于承认了?“王耀趁亚瑟分神的功夫,眼见着就可以逃离了。


     “我终于承认什么了?”拉回。他就不能让我省省心?亚瑟郁闷。


      ”你会吃掉我。“


      ”不,你只是该好好去睡一觉了。“亚瑟觉得自己前面的想法是多么天真。不顾王耀的抗议低头去以脸贴着脸蹭了蹭,圆嘟嘟的小脸颊真是让人心都开始柔软,就连烦恼也一消而散。看到王耀开始瞪着他,责怪似的撇嘴揉着被他蹭红的脸,盯了半响,直到王耀转过脸生气似的不再看他的时候,亚瑟突然笑了起来。


       


       或许,是他想到了他当时将王耀带回来的原因吧。




-------------------------------------TBC------------------------------------


       

评论(5)
热度(25)

© 墨染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