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会.The Roses(1)

ABO设 

生子有

希望跳坑愉快x(才没有承认码这几个字的时候心里有点小激动*/w\*

—————————————————————————— 
 
 从记事起,贺瑞斯就记得时常会有一个金发碧眼的叔叔来自己家蹭饭。只要那叔叔一来,Mom就没法将更多的注意力给自己,因为那个叔叔总是会惹出一些麻烦事让Mom去处理,但是贺瑞斯不讨厌他,他会给他带来一些有趣的东西,并且陪他玩耍。那个叔叔真的很厉害,总能想出许多好玩而又特别的游戏,让他不会感到厌倦。
 
 而就算那时的记忆大部分被玩耍的时光所占领,小小的贺瑞斯还是能感觉到,这个叔叔的目光更多停留在Mom身上,那碧蓝如钻的眸子里闪烁着对于他这样的小孩来说看不懂的情绪,但是他知道,叔叔喜欢Mom。 
 
 或许Mom喜不喜欢叔叔这个问题对贺瑞斯来说并不重要。瞧,有Mom的关爱,叔叔的陪伴,这样的生活对于他来说很快乐。然而孩童在成长之中总是充满着好奇心,并且希望能得到一个让自己欢喜的答案,而贺瑞斯在一次王耀下班来幼儿园接他的时候,开始让那好奇发挥作用:“Mom…幼儿园的小朋友都有Mom和Dad……”
 
 刚牵起贺瑞斯胖乎乎的小手的王耀愣了一下,而面上一如既往地有着温和的微笑:“嗯?”
 
 他知道总有一天贺瑞斯会提到这个问题,所以他不担心自己会在儿子面前表现出慌乱的样子,但他要怎么回答?一想到他儿子一直沾满欢笑的可爱小脸上出现难过的神情的可能,对那人的记忆也一并像海浪一样翻滚着涌起,这些都让他感到无比揪心。这时候他倒希望贺瑞斯能在年龄更大的时候提到。
 
 而得到了Mom 鼓励似的语气词,贺瑞斯提出了疑问:
 
 “ 那么阿尔是我的Dad吗?”阿尔就是那个叔叔的名字,至少叔叔是主动允许贺瑞斯如此叫的。
 
 诶?
 
 王耀被这出乎意料而又合乎情理的问话弄得心里哭笑不得。白白浪费他的感情啊这是,而刚才什么心痛啊纠结啊的情绪全被这一句问话硬生生堵住,这感觉不是很好,有那么一会儿,让王耀差点有自己快要面瘫的错觉。但为了不让儿子发现他的情绪,王耀让自己保持微笑:“你希望阿尔是你的Dad吗,嘉龙?”嘉龙是王耀给他的儿子的另一个名字。
 
 “唔…”贺瑞斯皱起了眉,作出努力思考的样子,一瞬间,他那张稚嫩的小脸让王耀有点晃神,在王耀眼中,他的儿子和他记忆中另一个人的影子在那一瞬间重合在了一起。
 
 “咕~”不多久,一个欢快的音调从贺瑞斯的肚子里响起。
 
 “噗嗤”王耀笑出声来,看到从贺瑞斯的脸上泛起的小小红晕,他觉得他的儿子真是太可爱了,真不愧是………
 
 想到了什么,王耀不再笑下去。
 
 “Mom怎么了?”贺瑞斯的小手拉拉王耀的。
 
 “没什么,嘉龙你很饿了对吧?今天会做包子。”王耀举举另一只手中的袋子。
 
 贺瑞斯的注意力成功地被转移,继而将刚才的问题抛到脑后,Mom亲手做的包子才是眼下最重要的问题。

 
 这是贺瑞斯小时候的一件小事,当它再次被贺瑞斯想起,那已是他到达青春期的时候。
 
 就是那么一夜之间,贺瑞斯发现自己变得和以前有点不同了。某天早上洗漱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脸似乎和以前有点不一样,他对着镜子审查着自己的每一处五官,一切如常,最后注意力集中到了他自己的眉毛上,那里似乎变得比以前更浓密了。发现了这一点后,他皱了皱眉,然后松开,看了半晌,最终满意地点点头。嗯,我和Mom还是挺像的,意识到这奇怪的变化影响不到这一点,贺瑞斯松了一口气。
 
 但眉毛变粗只是个开始,他可以认为那是基因突变或别的原因,但最终将问题扯到他的Dad身上的,还是因为他的第一次发情期。他能感受到一种难受而又兴奋的感觉侵袭着他的精神,体内有什么要冲出躯体的牢笼,然而这让他感到有点恶心,他讨厌让意志像野兽一样没控制的感觉,因此他拼命忍耐着,哪怕他的脸红的活如煮熟的螃蟹,身上冒出的汗液更是浸湿了他的衣服。
 
 在意识已快被逐渐消磨的时候,他好像听到了Mom的声音,害怕的情绪让他夺回了点理智,Mom快离开!快离开!他怕他在下一秒不受控制去伤害Mom。体内的感觉因抑制而更加厉害地叫嚣着,浑浑噩噩的意识让他分不清眼前的事物,他应该是听到了Mom的叹息和一串电话按键的电子音声,直到事情解决,他对那一段的记忆几乎一片空白。
 
 而王耀全程一直很冷静,他早就面对过类似的情况很多次了,只不过这次需要帮助的对象换成了他的儿子。贺瑞斯是个Alpha,而王耀自己是个Beta,这么一来贺瑞斯Dad的身份有一点可以估测,那及其可能是一个Alpha。
 
 等一切都没事了后,王耀泡了一壶茶,他觉得贺瑞斯应该会想知道些什么。一手握着茶杯,闻着茶水如蛟龙飞天般升腾的雾气伴随的茶香,透过此,他可以看到贺瑞斯出现在他视野里的面容,也许贺瑞斯对自己面容的变化会些许介意,但王耀并不,因为在他眼中,他的儿子与那个人长得真是越发相像了,那些与那人相似的特点在贺瑞斯身上也逐一体现,就比如第一次处理发情期的态度。
 
 “Mom,我想我的Dad应该不是阿尔对吧?”贺瑞斯在王耀的示意下坐到他另一旁的椅子上。
 
 “嘿你这孩子…”王耀无奈地笑了笑,光从这句话上,嘉龙到底是继承了他那Dad的黑色幽默感,还是被阿尔弗雷德给潜移默化得不正经了?后者的话,那就是他自己教育的疏忽了。
 
 想想之后,王耀继续道:“当然。我想你会想要知道一切,而你的年龄也差不多了。不过在说之前,我想你一定想要看看这个。”他将准备好的几张照片,一枚有着狮鹫、玫瑰与一把宝剑图案的纹章(上面的字母正是贺瑞斯的公民登记姓氏——KIRKLAND),一枚有着龙、凤凰和牡丹图案的纹章(上面的文字是贺瑞斯Mom祖先的文字的王))和一只金色的怀表。
 
 贺瑞斯默默拿起那些东西一个一个地看,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到有关于Dad的东西,即使他过去不怎么关心,但不得不承认,在看到它们时,贺瑞斯能感觉到,自己的心在紧张。他从照片里看到了一个和年轻时的Mom站在一起的英俊青年,金发比阿尔的还要灿烂,宛如太阳温暖而又耀眼的阳光,翠绿的眼眸像湖水一样温柔地偷偷看着Mom,当然最不可忽视的还有看起来比他还要粗的眉毛,但此刻贺瑞斯竟觉得有些亲切,他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嗯,没有Dad的粗。照片继续地被一张张翻看,其中不乏有那两个纹章的出现,而Mom和Dad的脸上始终有着幸福的笑容,贺瑞斯发现竟还有抱着婴儿时的自己的,那时他可真的没有一点记忆。

 他翻看的动作一直持续到看怀表的时候,金色的怀表小巧而又精致,一看便让人觉得价值不菲,但能吸引贺瑞斯的还是其背后刻着的字母———————

TO MY DEAR SON
 
HORACE•KIRKLAND

LOVE U FOREVER
 
 贺瑞斯抬起头,看向了王耀。
 
 王耀见着他的表情变化,喝了一口茶,才用着感叹而又怀念的语气缓缓开口……

——————————TBC——————————————
 
 

评论(12)
热度(46)

© 墨染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